百姓生活网【后勤保障部办公厅主管,金盾出版社主办】 人员查询 设为首页 返回首页
经济观察
当前位置:首页 > 经济观察

女子回家途中被巨石砸伤 打工供弟上学已9年

2013/2/22 10:32:06  重庆晨报
昨日,16岁弟弟罗红刚在医院照料受伤的姐姐罗红萍。重庆晨报记者 胡杰 摄昨日,16岁弟弟罗红刚在医院照料受伤的姐姐罗红萍。重庆晨报记者 胡杰 摄

  9年前,为支撑两个弟弟上学,12岁的姐姐便辍学外出打工,今年春节回家却不幸被砸断右脚

  12岁辍学,两年后,才1米47的小女孩外出打工,从此负担起两个弟弟上学的所有费用。如今,弟弟们渐渐长大,女孩也已21岁。腊月廿五,女孩揣着弟弟们的学费回秀山老家过年时,被山上滚下的巨石砸中,跟腱断了,胫骨后动脉、静脉神经全部断裂。

  昨天,病床上的罗红萍看上去很脆弱。但这9年来,她第一次与家人待得那么久,那么近。15天来,这间只有姐弟俩的病房,令每一个知道它故事的人揪心……

  弟弟一直陪伴照顾姐姐

  “姐,还痛不?喝口水不?”昨天上午,大坪红楼医院,16岁的罗红刚小心翼翼地守在姐姐身旁,腿伤让罗红萍好不容易睡着,又不时地被痛醒。罗红刚说,自己不太会照顾人,但只要姐姐动一下,他便会敏感地凑过去,“姐,我晓得你痛,要忍着。”

  这间病房内,16岁的弟弟负责全天照顾21岁的姐姐,只要醒着,疼痛还能忍受,姐弟俩总要聊聊天,时而哭又时而笑。9年来,这是他们第一次这样相处。

  受伤的罗红萍一直有些内疚,她说,如果不是这次受伤,昨天这个时候,她应该回到浙江干活了,现在2000元学费钱治病花没了,艰难供到初中的两个弟弟又将面临失学。

  去邮局取款母亲都流泪

  父亲今年80岁,母亲失明,在这个特殊的家庭,21岁的罗红萍9年前就扮演起远远超越其年龄的角色。

  姐弟俩的家,在秀山南桥镇的大山里。2004年,12岁的罗红萍选择了辍学。当时,一家人全靠才17岁的大哥打工支撑,“我哥压力太大了,不该让他一个人来扛。”

  辍学后,她去镇里帮人做蛋糕,那一年开始,她再没找大哥要过钱。后来,罗红萍要求和哥哥“分工”,由她供养两个弟弟上学,哥哥则负责父母的生活。

  知道能上学不容易,弟弟罗红刚一直很努力,尽管从家里走到学校,要花两个小时,但他从没缺过课。每学期能否按时筹到学费,是他最担心的事,可姐姐从没让他失望过。

  “我姐很苦,从小我就晓得,每次去邮局取我姐的汇款,我妈都要哭。”对于二女儿的亏欠,9年来让父母一直很内疚。

  当年她是厂里最小“工人”

  在蛋糕店做了两年后,14岁的罗红萍请求邻居带她到浙江去打工,因为最小的弟弟该上小学了,出去才能挣更多的钱。当年,14岁的罗红萍只有1米47,到了浙江后,她向老板谎报了年龄,开始和其他女工一起织羊毛衫。

  “我动作慢,做一件羊毛衫要1个多小时。”刚到浙江时,罗红萍做一件衣服要比别人多花两三倍的时间,才能挣到四角多钱。她每天早上6点就起床做到晚上12点,除了吃饭、睡觉,就是织毛衣。

  “一些大人劝我不做了,但是两个弟弟怎么办。我可以不读书,可他们必须上学。”第一年春节,为了省钱,她没有回家,但如期给家里汇去了学费。

  1年多后,未满16岁的罗红萍又随同乡到广东进过五金厂、家具厂,去年又回到浙江打工。

  弟弟心里记着姐姐的爱心账

  “如果不是姐姐的话,我肯定早就辍学了。”这几天一直守着姐姐,罗红刚说,他终于有机会,去照顾姐姐了。

  几年来,在姐姐的资助下,罗红刚勉强念到了初中,去年6月,为了减轻姐姐的负担,他没有再上学。今年15岁的四弟罗红江,则考上了镇上的初中念初一。让最小的弟弟读下去,成了罗红萍的最大目标。现在,她一个月能挣1600多元,除了100元自用,其余的全寄回家里。

  这些年,寄了多少钱回家,罗红萍记不清楚了,但罗红刚说,这笔账家里每一个人都记得。

  “我小学住读,初中住读,所需费用全靠姐姐,一个学期300元,一周的生活费要60元,弟弟的费用比这还高一些。”罗红刚说,光读初中,姐姐就为自己花了8000元以上。读小学至少也有四五千,这些钱全是姐姐一针一线挣下来的。

  2月5日,得知姐姐受伤,个头并不高的罗红刚冲到了最前面,他背着姐姐到了镇上。当晚,又陪姐姐转院来主城。

  据红楼医院外科医生王少军介绍,罗红萍右脚跟腱、胫骨后动脉、静脉神经都断了,内踝断成三截。目前已打过钢针内固定,由于皮肤缺血,还需要取皮植皮等后续治疗。

  姐姐一心要让弟弟报上名

  昨天罗红萍的母亲在电话中说,9年来,这个家几乎就靠着有个十几岁的丫头过日子。这次女儿被巨石砸中,也砸垮了整个家庭的希望。

  “大哥挣钱不多,花费比我们要多。”罗红萍说大哥现在还没有结婚,这次听说她出事后才赶回秀山。因为后续治疗还要几千元的医疗费,虽然自己加入了新农合,但四弟开学要交的费用还是让她愁眉不展。

  这个春节,罗红萍就躺在病床上度过,弟弟寸步不离地守着她,坚强的罗红萍每当说起即将上学的弟弟,都会哭。她说,在外打工多年,吃尽了没有文化的苦,“我可以不读书,但弟弟要读,你们想象不了,读书对于农村的男孩有多重要。”

相关阅读